2017-01-23

【香港01】游大東:金句以外,還是那個認真的方東昇 (8028)

老實講,《世 III》沒有突破,採訪的國家亦不及上兩輯「騎呢古怪」,但秉承了這個系列的風格……敢肯定,要是換了別人,這個節目不會出現,就算出現了,現在觀眾在電視機/手機看到的版本,亦不會如此高質,因為那是方東昇盡 show quali 的大作。

游大東

《世界零距離III》剛剛播畢,此系列大成功,未知包括《世》系列的監製黃淑明等無綫新聞部高層,有否打算籌辦「一帶一路」系列,再由方東昇領軍?(《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世界零距離III》剛剛播畢,此系列大成功,未知包括《世》系列的監製黃淑明等無綫新聞部高層,有否打算籌辦「一帶一路」系列,再由方東昇領軍?(《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一連 10 集的無綫節目《世界零距離 III》剛剛播畢(有需要可以去 myTV 重溫),緊接下周一(1 月 23 日)首播的,是一年一度「新正頭期間限定」節目《新春開運王》(第二輯),預料將會是舊酒新瓶為做而做湊熱鬧但沒新意的賀歲節目,唔睇冇蝕底,亦意味自從《阿爺廚房》去年 12 月中開始、連續 6 個星期的翡翠台 10 點半線,將會由放煙花般精彩,再度回歸平靜。

如果說《阿爺廚房》成功創造去年香港自製電視節目的最大驚喜,所有榮耀歸於「鼎爺」李家鼎,那麼《世界零距離》的超卓、出色,絕對是因為無綫新聞及資訊部「殿堂級台柱」方東昇跟林鄭月娥一樣「好打得」!

這裏說的「好打得」,當然是指個人魅力和製作節目的功力,有觀眾覺得,望住電視機,都感受到他想超越前作的壓力,我覺得,第三輯較之第二輯雖沒突破,卻依舊高水準。

可惜是,縱觀網民評論和娛樂新聞的取材角度,都只局限於「因為金句多所以好睇」的狹隘思維,如果閣下都有這種想法,就認真暴殄天物「嘥心機」,亦太看小方東昇任職記者和新聞節目策劃接近 20 年的深厚功力。

軟硬新聞兼施 一雞兩味 省靚招牌

先來一點入門知識。2013 年首播的《世界零距離》系列,屬於雜誌式節目(magazine programme)。這類型的定義有二:由多個欄目組成,題材不一;用多個部分(segments)去講同一個主題,似短篇文章。同類的香港節目,計有港台電視的《好想藝術》、《頭條新聞》和《視點 31》,無綫的則有《港生活.港享受》(Dolce Vita,即 J5 播放的《明珠生活》)和《一綫》等等。

至於《世界零距離》,由於是無綫新聞及資訊部出品,必定以電視新聞的編採方式作為基礎,但硬新聞(政治、經濟、國際和中國的時事內容,報道事情始末、提供結論、發掘相關資訊等)中又滲雜了軟新聞(包括娛樂新聞、時事評論和人物訪問,寫作手法較多變,不用嚴守「幾何」法則或者「倒金字塔」的敘事方式,取材相對輕鬆)元素,在香港而言,這種節目相對少見。

「扒中」與旁述講稿在《世界零距離》系列重中之中,方東昇每次出鏡,每句 VO,都盡顯其入行近 20 年的功架。(《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扒中」與旁述講稿在《世界零距離》系列重中之中,方東昇每次出鏡,每句 VO,都盡顯其入行近 20 年的功架。(《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據了解,為拍攝《世界零距離》系列,過去數年,方東昇和另外兩位拍檔(第二輯起是陳沛珈和黃曉瑩)長時間身處海外,東奔西走,去勻 20 多個國家和地區,勁過玩《The Amazing Race》。更厲害在,他們仨既是記者,又是攝影師,採訪、上鏡、拍片,統統由他們負責,所以不難發現,那些上鏡的部分,沒打燈、沒反光板,面色不平均,說話時有風聲,收音麻麻。

但在公司角度而言,這種編制是最好的,因為省回攝影師、工程師和燈光師的出差費用,以最少的資源,獲得最大效益——節目首先會安排在互動新聞台播出,3 輯合共播出 340 集,每集約兩至三分鐘,相隔一段時間後,再於翡翠台播放半小時全紀錄,3 輯合共 28 集。能夠做到一雞兩味,賺兩次品牌贊助,更重要是為近年「聲名狼藉」的無綫新聞「省靚招牌」。

就以半小時版本而言,第一輯竟然「傻豬地」安排在 7 點線播出,靜靜的開始,靜靜的結束,反而第二輯「開竅了」,放在 10 點半線播出,由於製作認真,加上方氏金句連環爆,吸引師奶觀眾和年輕網民齊齊支持,結果節目爆紅,聽過不少人話:「好耐都冇試過睇 TVB 睇得咁開心,節目製作認真,又學到嘢!」

縱觀《世 III》,最有水準的「gag 位」是這個,三個人望着哈薩克總統納札爾巴耶夫的肖像,陳沛珈說:「納札爾巴耶夫 91 年做總統,我嗰年啱啱出世。」方東昇回應:「我細細個睇新聞嗰陣,佢已經做緊總統!」黃曉瑩望他:「我細細個睇你報新聞,已經報緊佢做總統㗎喇!」(《世界零距離 III》截圖) 縱觀《世 III》,最有水準的「gag 位」是這個,三個人望着哈薩克總統納札爾巴耶夫的肖像,陳沛珈說:「納札爾巴耶夫 91 年做總統,我嗰年啱啱出世。」方東昇回應:「我細細個睇新聞嗰陣,佢已經做緊總統!」黃曉瑩望他:「我細細個睇你報新聞,已經報緊佢做總統㗎喇!」(《世界零距離 III》截圖)

電視新聞大不同 節目製作花心機

老實講,《世 III》沒有突破,採訪的國家亦不及上兩輯「騎呢古怪」,但秉承了這個系列的風格:簡潔又俐落、認真而嚴謹、風趣但不低俗,還有致勝關鍵——方東昇本人。敢肯定,要是換了別人,這個節目不會出現,就算出現了,現在觀眾在電視機/手機看到的版本,亦不會如此高質,因為那是方東昇盡 show quali 的大作。

話說到此,得說明一下電視新聞的基本運作。如果是採訪突發新聞,比如雨傘運動期間警方要清場,或者去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獲安排到現場採訪的記者,需要與攝影師合作,拍下需要的鏡頭。正常情況下,攝影師都會「自動波」,遇見「靚仔 shots」,一定會拍低。同一時間,記者需要在附近範圍行來行去,或「索料」或目擊,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用電話向「坐堂」的採訪主任報料,看看是否需要做現場直播。

假如採主要求出 SOT(sound on tape,有聲有畫和記者旁述的報道),記者便要和對方溝通好,決定將哪些畫面「feed」(傳送)回公司和寫稿。採主和編輯審稿後,記者就要「造聲」(錄 VO)和「做扒」(standupper,記者抽取部分重要資訊,在鏡頭前讀出來),再交予剪接師「冚片」,畫面要盡量配合 VO,行內稱為「hit shot」,可見過程繁複。加上現在是 24 小時新聞台和 Facebook Live 的互相競爭,整個過程更見趕頭趕命。

同屬 SOT,但軟新聞和專題報道(feature)又如何處理?視乎故仔內容,可長可短。軟新聞如年初一花車巡遊、賀歲煙花、情人節、母親節、父親節、龍舟競渡等等,大約一分鐘至分半鐘時間。

至於後者,多為「own 古」(記者自行構思報道內容與角度,再預約採訪和拍攝)和系列報道,由數分鐘至一小時不等,視乎內容。有線新聞台的《小事大意義——細5 分鐘》或者「有線中國組」的《文革 50 年》特輯皆為此例,由做資料搜集開始,到訪問,到撰文,到審稿,再到剪片、混音,絕對需時。請教過現職電視新聞的行內朋友,極短的一日內可起貨,用一個星期內完成較普遍,大製作甚至要花上數個月時間。

內容超高水準 盡顯方東昇身價

方東昇領軍的《世界零距離》系列,扣除廣告時段,每集大約 20 至 22 分鐘,在我看來,要負責這個節目的策劃、製作和撰稿,簡直是挑戰人類極限。

怎麼說?每集內容涉及每個國家的歷史、地理、政治、氣候、經濟、人文風俗,以及對外的國際關係,資訊極度濃郁(豐富二字不足以形容它的好),節奏非常明快,寫故事時,結構又必需做到起承轉合和節奏,方可引人入勝,絕不會出現多餘廢話,看得出製作班底花了很長時間做資料搜集。

每集內容資訊濃郁,節奏明快,起承轉合,引人入勝,絕不會出現多集廢話,但又不會過份嚴肅,比如明知哈薩克人不喜歡「波叔」,索性製作圖片道具交給當地導遊,問他感受,夠晒真實。(《世界零距離 III》截圖) 每集內容資訊濃郁,節奏明快,起承轉合,引人入勝,絕不會出現多集廢話,但又不會過份嚴肅,比如明知哈薩克人不喜歡「波叔」,索性製作圖片道具交給當地導遊,問他感受,夠晒真實。(《世界零距離 III》截圖)

就以 1 月 13 日播出的第五集〈哈薩克——明日世界〉,短短數句,已說出哈薩克的基本面貌,帶觀眾走入首都阿斯塔納,而且糅合了娛樂資訊,不嚴肅、不俗套:

「哈薩克面積世界第九大,係中亞五國之首,接壤俄羅斯同中國新疆。提起哈薩克,唔少人會聯想到曾經獲金球獎提名嘅電影《波叔出城》(Borat),片中講哈薩克一個鄉下佬「波叔」到美國嘅經歷,諷刺西方文化,又將哈薩克同落後劃上等號,哈薩克政府話電影歪曲國家形象,有旅遊書更加提醒遊客,唔好喺呢度嘅人面前提起「波叔」。「波叔」鄉下係咪真係好「鄉下」?嚟到首都阿斯塔納,可能發現自己先至係大鄉里。」

再說到阿斯塔納的建築為何有大雜燴風格:

「金字塔其實係和平文化宮,係國際宗教會議場地,靈感嚟自哈薩克嘅雪山,呢朵玫瑰係中央音樂廳,大帳蓬商場概念源自哈薩克傳統氈房,仲有參考白宮起嘅總統府,圖書館唔似圖書館,寫字樓唔似寫字樓,歪歪斜斜其實係住宅,中、西、日、俄風味都有,阿斯塔納被譽為拼盤式首都,佢嘅特色就係集合各家嘅特式,呢個拼盤好唔好味,咁就見仁見智喇。」

只消幾句,輔以畫面,觀眾一睇就明,高手才有這種質素。

亦因為這是新聞部製作,並非節目部出品,既要嚴肅又要加甜,味太淡會很悶,味太甜則輕佻,如何做到平衡,是寫稿時極需要考慮。就是這種 niche,彰顯了方東昇的價值,其他人用同一種方式表達,未必好睇,甚至過了火位(如頻頻講押韻金句)。最最最重要,是有沒有足夠片段讓剪接師「冚片」,需知道在海外採訪,錯過了、遺忘了,沒可能飛多一轉到現場「補 shots」,而方東昇在《世界零距離》玩得最癲的,是利用極多「扒中」將所有部分串連起來,變成一個完整故仔。

方東昇在哈薩克的商場跳樓機,竟然可以講到油價急跌拖累哈國經濟,堪稱第3集裏最搵命博的一個「扒」,堅呀!(《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方東昇在哈薩克的商場跳樓機,竟然可以講到油價急跌拖累哈國經濟,堪稱第3集裏最搵命博的一個「扒」,堅呀!(《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所謂「扒中」,即是在新聞報道中,夾在兩段旁述之間的出鏡位,由於要承先啟後,較放在 SOT 最後的「扒尾」(通常連同 sign off——「無綫電視記者方東昇報道」一句出街)難很多。最經典的,當然是第五集,方東昇在哈薩克一商場坐跳樓機,講哈薩克太倚賴能源,油價急跌,重創國內經濟:

「過去一年,哈薩克貨幣大跌,反彈完之後再跌,唔少人擔心仲會有終極一跌!」

以第十集(1 月 20 日播出)的〈巴拿馬——福水.禍水〉內容粗略數算,方東昇在《世 III》做的扒,大約有 20 至 30 個,換言之,一輯 10 集大約有 300 個扒,扣連 200 分鐘內容,比如第十集在巴拿馬,攝製隊參加巴拿馬的馬場,方東昇在賽道閘前做扒,說了這段:

「巴拿馬嘅馬,大家未必有印象,巴拿馬嘅騎師就經常喺澳門亮相,1990 年代名將高威利、同埋依家澳門嘅冠軍騎師高君濤,都係嚟自巴拿馬。」

明顯不是臨時諗起,而是有備而來,事前認真做過功課才講得出,當然,還未計那些即場見到,就地取材,臨時爆肚的高水準「扒」。

認真求證 娛樂兼備的新聞節目

另一個精彩之處,是製作團隊認-真-求-證-!記者寫稿不是寫 blog「自 high」,有疑問就要求證和要求對方回應,這是新聞從業員的專業所在,不會迴避問題,有疑問?直接找當事人或相關人事查問,甚至對質。

每有疑問,求證、對質是《世界零距離》系列的節目核心價值,這是新聞從業員的專業所在。為解答何以俄羅斯總統普京如此強勢,製作團隊老遠飛到聖彼得堡現場,採訪《時代》雜誌著名主編兼政論家札卡亞里回應,這種超級認真的態度,遇上節目有充裕製作裕算,出來的效果就會很好。(《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每有疑問,求證、對質是《世界零距離》系列的節目核心價值,這是新聞從業員的專業所在。為解答何以俄羅斯總統普京如此強勢,製作團隊老遠飛到聖彼得堡現場,採訪《時代》雜誌著名主編兼政論家札卡亞里回應,這種超級認真的態度,遇上節目有充裕製作裕算,出來的效果就會很好。(《世界零距離III》截圖)

比如第五集哈薩克的民主進程發展「龜速」,直接訪問哈薩克外交部發言人安少杰;第九集〈俄羅斯——核心〉(1 月 19 日播出),說到何以俄羅斯總統普京如此強勢,有指是因為國民將他與已故前總統葉利欽比較,於是製作團隊去年 6 月,真的去到聖彼得堡,親身去到「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SPIEF)的現場採訪《時代》雜誌主編兼著名政論家札卡里亞(Fareed Zakaria)回應;西方制裁俄國,生意佬和投資者怎樣分析?同埋亦訪問了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商品大王」羅傑斯(Jim Rogers)等等;俄國人只會稱讚普京?製作團隊用兩種方式呈現,就在當地尋找個案,說出反對意見,此其一;問高官,例如方東昇用俄文問俄羅斯副總理特魯特涅夫(Yuri Trutnev)如何評價普京,他說:「我好難評價!」你都知有弦外之音吧。

世界零距離》系列爆紅說明了什麼?就是食、買、玩都可以不柴娃娃,要做到娛樂資訊搞笑兼備的新聞資訊節目,香港從來不比亞洲其他地區比下去,金句以外,還是認真認真認真;問題是,記者有沒有這種能耐、功力?管理人有沒有這種胸襟,放手讓下屬發揮?萬事俱備了,公司有沒有資源讓前線同事盡情發揮?「零距離」團隊已經拍了 3 輯,再拍新意不會大,敢問方東昇,你們何時會再次出走拍特輯,好讓香港觀眾真正認識何謂一帶一路呢?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01-22

【香港01】投稿:議會成文革式鬥爭地 建制派議員淪為紅衛兵 (1242)

  • 特首梁振英日前到立法會出席《施政報告》答問大會。

  • 其間,劉小麗議員在質詢時播出一段梁振英過去承諾會推動全民退休保障的錄音,竟因而被主席梁君彥驅逐離場。

  • 文革仿如重臨議會,建制派議員淪為紅衛兵,為保主子面子,盲目批鬥民主派議員,無視議會尊嚴,歪理連篇,令人側目。

劉小麗在議會上播出一段錄音,被主席梁君彥驅逐離場。(資料圖片) 劉小麗在議會上播出一段錄音,被主席梁君彥驅逐離場。(資料圖片)

文:梁耀忠

梁君彥今次引用《議事規則》第45(2)條,以「行為極不檢點」為由將劉小麗逐出會議廳。然而,所謂的不檢點行為毫無準則。劉小麗只以錄音作為其質詢的佐證,既無任何暴力行為,亦無大聲喧嘩或羞辱言語,更沒有影響其他議員。在常人眼中,劉小麗的行為合情合理合法,完全沒有不檢點之處。但梁君彥為保梁振英面子,竟濫用權力,所謂的「行為極不檢點」只由他一人判斷,武斷獨裁,令人嘩然。

去年梁振英在立法會發表施政報告,梁國雄議員亦因播出錄音被逐。不過,梁國雄是在梁振英發言時播出錄音,有礙特首發言;劉小麗則在自己的發言時間播放錄音,以輔助其質詢,兩者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事後梁君彥反問「官員可否開錄音機答問題」,可見其邏輯錯亂,理性盡失。劉小麗從不打算以錄音作為提問,與「官員可否開錄音機答問題」完全風馬牛不相及。

更令人詫異的是,其他建制派議員亦如梁君彥一樣盲目護主,口出狂言。陳克勤議員認為劉小麗可以親口引述,無必要播放錄音,又指劉小麗不熟悉議事規則。事實上,《議事規則》從無規定議員不可在發言時播放錄音,建制派亦不能明確指出劉小麗違反哪一條議事規則。議員如何發言,有其表達自由。劉小麗可以選擇引述的方式,但亦絕對可以播放錄音協助。

不少議員都知道,梁君彥一直以來主持會議,都說話不清,聲量甚低。(資料圖片) 不少議員都知道,梁君彥一直以來主持會議,都說話不清,聲量甚低。(資料圖片)

郭偉強議員批評劉小麗「裝聾扮啞」,無視主席警告。但在會議廳內的不少議員都知道,梁君彥一直以來主持會議,都說話不清,聲量甚低,現場聲音大小與市民從轉播畫面聽到的聲音相差甚遠。

昨日他作出警告時,劉小麗正播放錄音。除此之外,不少議員亦未能聽清楚梁君彥的警告。郭偉強不了解事實,便作出指控,絕不公道。

劉小麗今次被逐,成為極壞先例,議員的表達自由被進一步無理收窄。昨日,鄭松泰議員曾就每位議員的發言時間作出提問,梁君彥亦勒令他「坐低」,可見其專橫霸道。未來,梁君彥勢有權用到盡,繼續以各種歪理打壓民主派議員。近年,建制派不斷批評民主派破壞議會。但真正阻礙議會運作的,實是一群將文革式批鬥帶入議會的建制派紅衛兵!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明報】果欄:兩個華仔 花紙終會亮底 (847)

過去幾天,兩個華仔的動態、身影,席捲全城。香港人的心,五顏六色,七上八落。第一個華仔,是萬人偶像劉德華。周三早上有傳媒報道,華仔在泰國拍廣告時意外墮馬,更有傳被踏傷脊骨,傷勢嚴重。消息曝光,旋即掩蓋梁振英的報告、狂言(「我的競選承諾已全部落實」)與大話(「我從不支持全民退保」),成為廣大百姓關注焦點。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梁文道:暗票變明票,香港結局可期 (1232)

泛民到底應不應該派人參選特首呢?梁振英認為是應該的。理由是「令香港市民有真正選擇,對香港選舉制度的長遠發展有好處」。這大概是多年以來,梁振英對泛民主派最友好的一次表態。不只如此,根據「眾新聞」的報道,就連近日大張旗鼓地替林鄭月娥拉票的中聯辦,也百年不逢一閏地伸出了橄欖枝,居然邀請部份泛民選委提名林鄭月娥。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更在酒會上面憑歌寄意,呼籲大家放下矛盾。莫非真是世界變,一向奉行敵我矛盾鬥爭路線,不打不痛快的這個陣營忽然醒悟過了,明白香港不能再這麼分化下去?
我們當然曉得,這只不過是整個選舉工程的需要而已。其目標非常清晰,那就是打低曾俊華,力捧林鄭月娥,而且還要做到讓曾俊華連入閘的機會也沒有。所以才會在吹和風的同時,透過輿論陣地,藉着流言風聲,大力營造一股林鄭月娥已經受到「欽點」的聲勢。不只如此,他們還要四出挖票,從曾俊華陣營那邊奪走他的基本盤,甚至不惜動用到內地官員網絡,「溫提」選委必須提名林鄭月娥。最終所要達致的,就是讓林鄭月娥手握七百張提名,光榮入圍。
如果林鄭月娥真能拿到七百張提名出戰特首競選,那她基本上就已經等於當選了。很多人還以為提名和投票是兩個階段的事,提名怎麼提是一碼事,投票的時候乃是暗票,完全是另一回事。可千萬不要忘記,這是一個小圈子選舉,只有一千二百人有權投票。選舉結果一出,要是七百個提名林鄭月娥的選委裏頭有人臨陣轉軚,那是很容易查得出來的,根本用不着坊間傳說的什麼「電子印記」等古怪手段。至於之後的告密揭發,秋後算賬等種種醜惡情狀,自不待言。換句話說,取得七百份提名,作用就是要把暗票變成明票,讓特首選戰結束在提名階段。
當然,在這個情況底下,曾俊華還是有機會入閘的,儘管他到了最後很有可能只是陪跑,好令林鄭月娥正大光明地勝出一場「公平公開,有競爭的選舉」。只不過他一定得向泛民主派「乞票」,從他們那裏取得相當數量的提名。然而,這兩天忽然吹起和風的另一邊,在這一點上就露出了他們真正的牙齒了。請注意,梁營掌握的媒體最近提出了一種非常嚇人的說法,指出曾俊華要是膽敢向泛民要求提名,那就等於轉換立場,投向泛民了。又如果他手持三百多張泛民選票,最後還居然當選,那就更是「政權的轉移」了。意思是得到泛民支持的曾俊華勝選,無異於香港變天。
這套說法強調的不是支持曾俊華的泛民溫和妥協了,向中間靠攏了;而是曾俊華激進了,搖身一變成了個反對派。它相當符合整條梁振英路線的一貫原則,那就是不斷擴大打擊面,把敵人的範圍伸延得無限寬廣。只不過這一回他們要打的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泛民,卻是建制派內不合己意的頭面人物,以及他背後的支持者(因為曾俊華要是被定性成了反對派,膽敢支持他的建制力量自然也就要被劃進反對陣營)。單從最近傳統親建制報章的新聞處理,就能看到這套戰術的苗頭。更不消說他們對選委的「強力動員」,出動到從選委內地生意下手這一招,基本上已是在立法會及區議會選舉對付泛民的傳統手段了。
因此我們可以推論,今日針對曾俊華的整套戰術,意在整肅傳統建制。他們對外打擊泛民,將泛民推向極端本土;對內則清理建制,誰不聽話誰就等於泛民;在港獨、泛民,以至於溫和建制之間劃出一道等值軸線。五年前,尚有「梁營」「唐營」之分,建制派內部失調,無人可以一手遮天;五年後,如此操作下來,可就真的只剩下「香港營」了,建制全體盡歸西環一條鞭管束。
再說曾俊華,自從他宣佈參選之後,民間氣勢可謂一時無兩。儘管他在政改的立場上頭堅持「八三一」決定是起點,又承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是特區政府憲制責任;但不少「黃絲」竟然還是叫好,覺得這個百分百的建制派「有人味」,甚至在堅守原則的社民聯公開抨擊他不算「好人」之後,群起斥責社民聯不識大局。可見曾俊華確實是建制當中,少有的可以穩住香港社會中流的人物。接下來,要是沒有黑材料或其他大錯等意外發生,他的民望大概可以一路領先下去。
又如博客假才子在他的〈鬍鬚輸比林鄭最能暴露荒謬〉一文所言:「有些人講,你們香港人特別是民主派,不要成日反中亂港,多點跟中央溝通,中央就會放心給你加入政府的啦。只要符合中央的『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四大條件,特首都有得你做。那現在看看曾俊華,獲中央委任兩次做了九年財政司,是民望最高的候選人,都不符合『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的條件喎。財政司都不夠管治能力和中央信任,最高民望都不叫港人擁護?咁點先算呀」?我猜這不只是很多泛民支持者的疑問,更是大部份港人的想法。如果一個身處特區政府頂層,多次代表香港出席國際會議,和國家主席握過手的人,都能在一夕之間被打成反對派;那麼泛民及其背後接近全港人口一半的支持者,又還有什麼可以期待?假如一場建制派同台,高度可控的小圈子選舉,都能搞成這麼可怖;那麼根據人大「八三一」決定,先由小圈子提名,再讓市民投票的方案,又還有什麼好盼望的呢?
在這種情況底下,未來很有可能由林鄭月娥接手的政府,日子大概是不會好過的。沒錯,陳茂波可以續任財爺、馮煒光也依然可以當他的發言人,中大校董會和監警會固然早已清一色,所有其他公務組織更是能夠全盤換血,直到終審法院法官為止,整個建制派更是完全操控在手,盡向特區核心靠攏。而泛民主派在提不提名曾俊華一事上的分歧,可能也會為他們帶來更大的裂解。有些堅持不願向曾俊華妥協的黨派,也許會遭到一心想要緩和局勢的選民「票債票償」;有些發現連溫和建制派都要被徹底鬥垮的,則會乾脆死心,投向更激進的主張。
也就是說,經過眼前操作所產生的政府,將會一方面大權在握,一方面卻要收拾一個比今天更加混亂的局面:由於溫和點的建制派被打垮了,由於勉強可以溝通上下,以一臂之距平衡政府的中介機構都被征服了,一切異議只能變成最直接的對決和抗爭。由於社會中流崩潰,由於對未來政改的徹底絕望,本來毫不現實的港獨將會成為更有吸引力的夢想。如今不惜一切在操盤選舉的玩家,可有想過這種結局?這是港人之福?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畢明:藏拙不如獻醜年代 (2087)

香港電台臉書截圖

看陳茂囤地波,升執死雞官,當上劏房財政司長,青蛙穿起王子袍不似第三把交椅,在記者會用英文發表講話,笑到我hi hi。是半夜笑醒仲要打兩個冷震那種,丟人現眼達史詩式烈級程度。李敖說「看朋友出獄,看高手出招」,「看醜女出嫁,看美女出家……看老賊出殯,不亦快哉!」其實看庸官出醜,看貪官入獄,看689下台,不亦快、快、快哉!
當高官,不必是英語會話冠軍,但身為一個國際都會的財政領導,香港no.3,不是普通高官,語言能力總得有個譜。波叔英語發音的災爛,媲美崔世安說國語,像林鄭去錯殯儀館鞠錯躬一樣-失禮死人。堂堂FS一開口,跑出來都是山寨英文,怎代表香港面向國際出席世界會議?Sherlock說「憑你個人之智商拉低了整條街的水平」,一個爛波,拉低整個香港的形象。
吹-development countso(你估吓係乜?),筆卒(budget),eggs波吖(explore),In fat(in fact)。R音冇,L音欠,N音發唔出,V音缺,TH音死,SH音唔見,尾K音消失,尾ST吞埋,由pronunciation至intonation強姦英語,屠殺聽力,好醜啊~我都唔敢要求你“fact”字中的暗K sound了。
英語說不好,有重口音,是水平不夠,有懶音,是努力不夠。
看《壹週刊》訪問他,大大篇幅詳述他如何力爭上游,遇神殺神,窮小子為賺錢不擇手段,上呀上,道德人情公義食得㗎?結果,上呀上,滿口還是災爛英文,代表什麼?他追求的是物質提升,不是個人質素進步。如果你追求質變,懶音、歪音都可以練習修正,將勤補拙,不過有些人祇知利慾薰心。那口爛英文之露餡寒酸,如剝了禽獸的楚楚衣冠,名牌西裝下,穿窿底褲外穿了。(還好意思用英文吹噓自己的履歷)
他幸運。拙,在這時代,不必藏,醜,儘管獻。
香港的鬱悶,是沉淪在藏拙不如獻醜年代。大量遠不夠班、不合資格、不合人格的爛貨在不同界別濫竽充數。而且喪屍供應源源不絕,多八怪的醜人上位不竭。醜,Tree gun去了,來一個容×恩,一個何×堯;醜,元秋鬧劇還映期無限日日熱播;醜,議會由一個望之不似人君的低級擦鞋仔當主席;醜,我還未說吳得掂,人神小孩共憤的人民公敵吳得掂。「玩手機」不接信,外訪多過佢睇的書都算,但他掌教育局,邱吉爾說教育搞不好的國家,是沒有前途的國家,他在毀掉幾多孩子的前途和求學生命。階磚3、梅花4、紅心5,司職A級職務已經嘔血,吳得掂還不過是隻joker。或許到一天有個小丑,可以有型地為香港說“This town deserves a better class of criminal”,我們才可有蝙蝠煉成俠。可惜連比較有本事的葉劉都當不了小丑,她夠悲哀悲劇,可惜沒有那個智慧,否則化麒麟之辱為力量,心理扭曲升呢成一代歹角,該多麼「厲」志:左挫奶媽,右碎薯片,多麼吐氣,用得着哭喪臉未跑先輸?充其量,她材料還不過是白骨精、蜘蛛精之末的葡萄精,靠酸之一字跑了那麼遠,也差不多了。
在藏拙不如獻醜年代,這些人的集體上位、小人得志(我都沒有說白宮發言人),他們就算不做壞事賤事(而他們怎忍得住?),他們祇需要一個又一個一而再坐上不值得的公職位置,祇需要繼續存在、繼續瀆職,已經在侮辱香港人,在否定我們的核心價值,在肯定反智鄙劣,在腐敗崇優尚智,說這樣做人做事是OK的,是應該的,是福有攸歸的,個個殺人放火獲賞金腰帶。
不是一個政府如是,回歸後每一屆政府如是,變本加厲鬥創新低,就是一個建制的瘟疫,一個時代的瘟疫。
特朗普正式就職了,他也是一場瘟疫,一場價值觀的瘟疫,給美國和世界的考驗,看我們值不值得我們一直爭取的。瘟疫,摧毀所有文明和公義。當人類不自己好好守護和滋養它,瘟疫便會來拿走它,叫世人學懂教訓。他這種人都可以當選,絕對是世界發了瘟,像香港很多異類雞犬升仙一樣的瘟。
「瘟疫」就職的一天,荷里活一批歌影視明星,串燒了一首“I will survive”擺明贈慶,在瘟疫中捱了快20年的香港人,我們捱過了那麼多,我們捱得過,但容我說一句,別說更差的上場,要懷念之前那個冇咁衰的。日後,就算有個差過689的上場,我也至死不會懷念他,心地醜到不堪的人,雖然他未下台,先講永別,以後都唔好見。藏拙不如獻醜年代,也希望來年see you no more。Bye!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明報】周日話題:「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3644)

今年是香港1967年暴動的50周年。這件發生在半個世紀前的事件,其爭議性和敏感性至今未稍減。香港主流社會稱之為「左派暴動」,但香港左派則堅持要稱之為「反英抗暴」。即使是十分同情左派的北大法學院副教授強世功試圖用一個比較中性但仍然帶有肯定意義的名詞「六七抗議運動」來稱呼它,也遭到極左人士的鞭撻,其敏感性於此可見。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輔仁媒體】文日:IVP 其實係嚿豬頭骨 (2052)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Francisco Osorio)

究竟係一枝莊入面,IVP(Internal Vice President)係一個點樣既職位?無錯佢係全莊職位最大果3個,但係又唔似P(President)咁要做一個領導者既角色,更加唔會需要好似EVP(External Vice President)咁要尋求對外關係,爭取最大權利。於是IVP就淪為一個好虛無,好唔踏實,但係又背負住好大責任,好似咩都關自己事,好似又咩都唔關自己事既一個邊緣人,你叫我依家同你講IVP主要工作係咩,我都唔知。其實我想講,IVP先係成枝莊付出最大心力既人,就算用心力交瘁呢個字都不為過。

首先要面對既係大大小小既事務,莊員呢種關係,唔係朋友,唔係同事,唔係同學,總之係存在住一種特殊關係。你有心事未必會話佢知,出街唔會第一個諗起佢地,做既野亦都唔會有人賞識你提攜你,仲要無錢收。更加唔好提midterm final 大家齊齊潛水空前盛放,有人無野做,有野無人做。

總之有野做既時候,你又覺得唔關你事,佢又覺得佢做好自己本份就夠,最後邊個執漏?IVP囉,遇到肉緊少少,負任心大少少既IVP甚至會強逼症上身,睇你呢樣唔順眼果樣唔順眼,但又唔捨得屌你,寧願自己一個鳩做,因為叫你做既心力同時間仲大過佢自己做,一句講哂,恨鐵不成鋼。明明大家都係上同一枝莊,點解會有一個既無地位,比人卸膊拍下膊頭一句唔該就要幫佢執手尾既職位。

要處理莊員關係就仲無稽,一枝莊由組莊都成莊都只不過幾個月貨仔,有辣有唔辣,但無得選擇。講真一班人做野唔嗌交收場已經偷笑,仲要懶frd過時過節,噓寒問暖,十個莊員生日就要搞足九個,淨低自己生日就永遠無人記得,無計啦,IVP,一枝莊連人事都搞唔好你仲有咩做呀?聽到呢句真係好後悔當初做乜懵盛盛填左呢個choice,不如一開始就做個small potato,事不關己,有大搵大。

有人話上莊係一個騙局,說穿左只不過係上莊搵下莊,下莊再搵下莊,無止境loop落去,當你完成左一年既煉獄之後,你發覺其實仲未完,你要搵你既正下,點樣說服你既下莊去接手呢舊豬頭骨,一黎又於心不忍下莊接受同樣遭遇,另一面先發覺其實真正岩心水既人唔多,進退失據。

後唔後悔,真係得你自己先知,無錯一年真係可以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慶幸既係,你已經落莊,enjoy your new life!

關於作者:文日
無咩好講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01-21

【輔仁媒體】春秋:回應:李穎的《達哥,而家你被人捧左上神台先講版權?》 (927)

筆者閱讀過後,認為李穎的文章錯漏百出,於是撰文回應此文章。現指出其各錯誤。

第一,時序錯誤。李穎指「我又好奇一問,點解一開始唔自己做backup,要俾人做」。大家有看達哥的回應,就知道當初開頭直播的時候JustinTV、TWITCH有永久backup,因此就沒有backup。他沒有「俾人做」,只是有熱心網友幫助他backup和整理精華,而且還得到達哥的同意。

第二,類比錯誤。李穎指「好似如果無人做翻譯,sivHD根本就無可能係華人LOL界咁紅」。大家要明白,翻譯和backup是兩回事,雖然兩者都是建基於原創品而出現的工作,但翻譯和backup不能混為一談,請弄清楚。周星馳電影的例子,也是另一個類比錯誤。內地不重視版權,「周星馳嘅電影係大陸咁流行」是在不合法的情況下而出現的現象,但我們不能將此不合法的情況便得合理合法。

第三,李穎指「如果達哥係咁講版權,早係幾年前就應該同YouTube申請封舖收檔,而唔係到今日自己上左神台先同人講咩咩壓力」。幾年前,達哥從高登得知backup佬從中獲利,才開始懷疑backup佬。當時的達哥也認為是backup佬熱心粉絲,加上他當時不熟識YouTube營利,所以就「隻眼開隻眼閉」。後來,達哥從G 公司得到有關backup佬數據和提醒,才開始自己backup。其實達哥也沒有提出版權申請,更沒有檢舉backup佬頻道。接著,達哥再次從G 公司得知backup佬的月營利數目增加了50%,變本加厲,才開始自行backup,同時沒有向其他人聲明不要upload達哥的影片。

第四,李穎指「backup佬無得剪;backup佬唔做嘢,達哥名氣都唔會累積咁快」。其實,達哥名氣上升不只是因為backup佬,更有其他熱心兄弟幫助其製作影片、網上討論和傳媒的幫助。所以,不要再說沒有backup佬就沒有今日的達哥,無腦的人才會迢樣說。

最後,每個人自己有腦,你自己都要有一個。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