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4

【獨立媒體】徐少驊:建制派齊心推689提早下台 (1011)

一個中央要求的記者會,不是要向市民解釋清楚什麼,而是要689陰謀引火到曾俊華和林鄭月娥的奸計不能得逞。

689終破處子之身

有「易潔鑊」之稱的689破天荒第一次要為一件醜聞攬上身,你說若不是主子下了死旨要他做,以689永遠推莊、永遠「唔關我事」的死性,他會開這個分明是幫鬍鬚曾洗脫罪嫌的記者會嗎?!他會肯承認「橫洲公屋發展計劃」的建屋量大縮水是他的決定嗎?!

明顯地,中央上過一次當,2012年特首選舉,中聯辦勾結689使用黑材料「隊冧」唐英年,這一次,689豎起尾巴,向「候任特首」潑糞,中央立即出手,在689欲將橫洲項目出現種種「官商鄉黑勾結」的責任推向鬍鬚曾和林鄭翌日,就責令他召開記者會澄清,而且相信有非常具體的內容指示,要689照本宣科,不能含糊,就是整個建屋工程的縮水,都是他一人的決定。

曾俊華篤定是下任特首

形勢其實大致明朗了,下一任特首是沒有建制派競逐下自動當選的曾俊華!咁林鄭呢?她有出席記者會嗎?沒有!林鄭不出席,是因為她已獲通知,她不獲來屆特首選舉的出閘權,在下一屆的政府體系,她不是特首,亦不會留任政務司司長,故此她可以拒絕參與這一場令人難堪的「和諧騷」。

可行性研究報告不利689編造的故事

其實689招開的記者會,對解開「橫洲公屋發展計劃」的疑團沒有絲毫幫助,因為整個工程一早就被689放在政治酬庸的規劃裡面。

橫洲公屋發展計劃是曾蔭權政府時代立項,2012年出了一個可行性研究報告,項目選址明確地是曾樹和所擁有的棕地和霸佔的官地,那麼研究報告的結論如何?這件事弄沸沸揚揚,政府仍然不肯公開這個研究報告,用常識推斷,都知道報告內容不利用689政府一直編造的什麼「先易後難」的故事。政府要收回新界棕地,有足夠的法律基礎與權力去做,試問怕什麼?!

在記者會上,無論689如何使勁地出盡語言偽術,根本就絲毫沒有減輕市民對橫洲事件的「官商鄉黑勾結」疑慮,疑點仍然原封不動的繼續存在。

隨便舉一個例子,既然已有「土地供應督導委員」和「規劃及土地發展委員會」這兩個跨部門常設機構,負責土地及建屋的統籌事宜,為何要架床疊屋在其上再設一個非常設的「工作小組」,還要自任主席,要解決什麼問題?

689上任特首就想架空鬍鬚曾

我相信的真相是,有關土地和房屋政策,2010年曾蔭權成立了「房屋用地供應督導小組」,由財政司司長出任主席。689上任之後,於2013年把這個組織一分為二:「土地供應督導委員」和「規劃及土地發展委員會」,前者續由財政司司長任主席,後者由發展局局長主理。點解要一分為二?原意就是要架空鬍鬚曾在這方面的權力,由自己的馬仔陳茂波接替這個有助建立「官商鄉黑」的合謀聯盟。

你們應該不會忘記,689原本找陳茂波做副財政司司長,只是新的行政架構在立法會通過不了,又「咁啱得咁蹺」當時的發展局局長麥齊光被揭不誠實申領房屋津貼,黯然辭職,689就把陳茂波推上這個關鍵位置,並透過上述之分拆,將土地規劃權力轉移到「自己的手」上。為什麼說是「自己的手」上,因為陳茂波只是689的扯線木偶。

大家看到了嗎?「官商鄉黑勾結」一早就在689的行事曆裡,689一開始就非常竭力的要奪鬍鬚曾的權。

689想一手遮天

問題是,既然如此,為什麼這一次689要僭建一個「工作小組」,還要自己落水做主席?有很多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鬍鬚曾從中作梗,囤地波搞佢唔掂,時間緊迫,士急馬行田,故此689臨時決定出手,還要選在鬍鬚曾出訪匆匆開第一次會,設定議題與方向,鬍鬚曾見勢不在我,消極抵制,之後的會議俱不出席,以保全自身乾手淨腳。

另一個可能是橫洲公屋發展計劃實在有太多「油水位」了,689自己掌控大局,才可以把大部分利益落入自己的口袋。

當然我沒有所謂的「證據」去支持我相信的真相,有的話,就不會這麽費勁在咖啡廳寫這篇文章了吧!把證據分別交給《蘋果日報》和廉政公署就是了!你信什麼,也不是我可以控制,對吧?!

689等候法落

這一次的橫洲事件,689如何解釋都不會通的了,除非由陳茂波和張炳良揹起所有罪責,但若是新一屆立法會成功啟動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有關人士隨時要坐花廳,陳、張揹得起嗎?!

按目前形勢,新一屆立法會在十月中復會後,非建制派議員就會啟動不信任動議、彈劾特首及眾多的權力及特權法案,三箭齊發!建制派要事事護航,而且是護一個民望處於民憤沸騰狀態的特首,他們也情願689仿效老懵懂腳痛下台,並會向中央痛陳利害,希望不用「攬炒」。

所以,689能否捱得過立法會新會期?這個問題,哈哈心裏有數啦!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林榮基:致王振民公開信:再肆無忌憚侵犯港人自由  香港只會走上獨立的道路 (1452)


致 法律部長 王振民 公開信

見閣下近日歪理連篇,實在不吐不快。引述傳媒報導,昨天你在午餐會上說 : 「 有些人不惜採取極端手段破壞香港,見到這些我感覺到非常痛心,」。我自下半年所見,除了9月立法會選舉,有年輕人想通過選舉參與事務外,實在看不見有任何人採取「極端手段」破壞香港。如果說那些年輕人提出自決 、港獨主張,算是「極端手段」這就大可商榷。

按普世價值而言,任何一個合法政府管治下,倘若有地方提出自決或獨立,通過選舉辦法爭取,是完全說不上「極端手段」的,你見過加拿大的魁北克、西班牙的加塞羅尼提出公投獨立,被譴責為「極端手段」 嗎 ? 顯然沒有。回顧香港近年發生的事,最「極端」莫如「雨傘運動」,眾所周知的是,參與的大多數是學生、年輕人,他們只是佔據馬路,做成交通不便,極其量妨礙了部份道路使用,由始至終都是和平理性地靜坐,同樣說不上「極端 」。反之,由於中國政府硬銷831假方案,香港人無法接受,導致暴力清場,演變成流血事件,在在說明「極端」的,倒是早已淪為傀儡的香港政府。我作為香港人,眼見政府今天野蠻到像大陸一樣,那才叫心痛。

至於「香港730萬人的民主若帶來極端、暴力和分歧,無視法治,將如何能期待內地14億人會大膽發展民主,學習香港的法治? 」更是語無倫次。民主是普世價值的制度,普世價值的民主容許分歧,但絕不允許極端、暴力,更不要說無視法治。究竟你這個法律專家,懂不懂民主?我懷疑你在餐飲上要不飲大了,瘋言瘋語,要不就是冒充。

再說法治。就在立法會參選期,香港政府突然提出所謂「確認書」,到底根據哪一條法例,要參選人簽名確認?當那些異見者簽了名,一個普通的選舉主任,居然可以否決,剝奪人家的參選權,而大部分沒簽名的,又允許參選,這又是根據甚麼準則?要說無視法治,始作俑者,無疑正是香港政府。

最後說到暴力。那個午餐會探討一國兩制,崩口人忌崩口碗,「銅鑼灣書店事件 」我知道你不敢提。當李波去年12月底被失蹤,閣下於2016年1月表示「非常關注李波」,但在案件細節還不清楚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法律專家,我想強調,無論是中央政府或是特區政府,都要、都一定會嚴格地遵循一國兩制方針,一定會嚴格地按照《基本法》辦事。」

現在李波在香港,作為一個法律專家,我想你應該找李波詳談,瞭解事件的來龍去脈,搞清楚中國政府有沒有如你所言,嚴格地遵循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嚴格地按照 《基本法》 辦事。倘若李波由於有親人在大陸被威脅,今天身在香港仍然被監控,無法直言,你可以找我詳談,因為我在6月跟李波兩次會晤,他曾透露被幾個大陸人「帶 」去深圳,第二天又說是「跟」人上去,這兩種說法等於說明,中國政府曾派人跨境犯法。如有所懷疑,我提議你看端傳媒的訪談,李波在失蹤前的11月,明白表示過他不會返大陸。可以說,「銅鑼灣書店事件」在在證明了用暴力破壞一國兩制的,並不是香港人,而正正是中國政府。

「香港是屬於730萬人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惟一稍為讓人認同的,也不過前半句。香港是屬於730萬香港人,並不包括你們的中國人。看看這次投票結果,六個當選的年青議員,不是本土、自決、就是港獨派,香港人通過投票選舉,無疑清楚顯示了意向。在下一次議會選舉,你將會看到,香港人不但通宵排隊投票,而是天天上街抗議 。倘若中國政府仍然死心不息,侵犯肆無忌憚香港人的自由;最終,香港人無可選擇,只會一如台灣,走上獨立的道路。

香港人 林榮基

 

(標題由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高慧然:兩宗特事特辦 (736)

女車神李慧詩帶着兩部單車飛日本參加比賽,戰車拆件裝箱後做寄艙行李,但紙箱高度超出航空公司規限,按例需支付200元美金的附加費。現場的航空公司主管決定豁免額外收費,用以肯定運動員對社會的貢獻。這樣的特事特辦,對運動員是極大的肯定和鼓勵,也令社會大眾振奮。
李慧詩是世界級傑出運動員,她享有特權,不止因為她在體壇的特殊貢獻,還因為她在比賽中展示的體育精神及面對挫敗不屈不撓的勇毅。她無權無勢,無法仗勢凌人。她也沒有一個濫權的丈夫,可以讓她顯擺官太的架子,在機場像潑婦似發爛渣,強行索要特權。她更沒有一個名叫李剛的爸爸(雖然她爸爸也姓李),無法把自己的手機塞到機場工作人員手中,強迫他們聽電話,讓她爸爸把他們罵哭。李慧詩甚麼也不用做,特權自動降臨。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同樣是在赤鱲角機場,同樣是遇到航空公司工作人員,同樣是享受特事特辦。李慧詩的特事特辦是自動送上門,送者充滿敬意,受者當之無愧,旁觀者亦心悅誠服。
而另一宗機場特事特辦,一家三口挖空心思、想盡辦法、歇斯底里,又叫囂又撒潑,還有人電話遙控,面子,人家不願給,架子,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丟光,最後雖然特事特辦成功,弄得天怒人怨,相信日後必定有手尾跟。兩相比較,這一宗特事特辦多麼沒有尊嚴。難怪一家人都成為笑柄。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香港動物報:中環德輔道中封路鋪草皮一天 爭取四年變身公共空間 (1788)


今個星期日,德輔道中會將會變成行人及電車道,汽車會暫時退場。當日的馬路會鋪上草皮,活動如嘉年華般精彩,電戲放映、城市足球比賽、手藝工作坊、導賞團等。最令人驚喜的是,主辦單位非常鼓勵寵物主人帶同寵物出席,共享這個得來不易的公共空間!

公共空間 動物也有使用權

是次活動選址香港金融中心的地段,非常大膽。以馬路為主的空間,變身成以人為本的空間,將會發生什麼事?主辦單位「德輔道中聯盟」,成員機構「健康空氣行動」項目主任謝穎琳(Winnie)指這正是大家需要思考的問題。「民間有聲音擔心空間被某些群體霸佔,如賣藝者、外藉傭工、廣場大媽。但我們認為公共空間不應該劃分誰比誰更有權享用,如何享用應由大家決定,『大家』是指單車使用者、行人,甚至寵物主人和寵物等。」

馬路太闊 行人路卻連小狗也容不下

原來現時香港的土地規劃,有超過1/3劃成車輛交通,其比例更等同公營加私營房屋的土地供應總數。「這數字實在誇張,空間不應只是留給汽車使用。我們的城市規劃側重汽車使用,行人、單車使用者、行動不便的人,甚至動物,都被邊緣化起來。」Winnie道。

如果有人怕狗 點算?

「怕狗的人是否一定不能與狗共存呢?」Winnie反問道。她認為這關乎公民教育,關鍵是怕狗的人和狗主如何溝通。「若狗主管束好狗隻,又為牠們清潔大小二便,是否仍然不能接受?怕狗的人愈不接觸狗,對狗的誤解或會更深。實體的空間能促進溝通,大家才有機會互相協調、諒解,其實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亦然。」

人人都有份參與管理公共空間

要是大家不希望完然由政府管理,再出租予發展商作商業活動來賺錢,但又不太接受旺角西洋菜行人專用區的嘈吵,公眾空間應怎樣管理?「或許我們應該尋找第三條路,既不那麼多規限,同時市民之間達成使用的共識。」Winnie指這次活動就是希望拓闊大家對城市規劃的想像。

是次活動「非常()德」由健康空氣行動、行德(前稱德輔道中聯盟)與拓展公共空間主辦、非常香港策展。德輔道中文華里至摩利臣街一段200多米的道路,將於當日早上10時至下午4時成為電車行人專區。電車將會於當天配合減速行駛。



活動:非常( )德
日期:25/9 星期日 10am-4pm
地點:中環德輔道中(文華里到摩利臣街一段約200米)
詳情: 行德 Walk DVRC 

原刊於香港動物報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6-09-23

【輔仁媒體】鵝鑾鼻燈塔:妳男友唔係M 到或者更年期,只係銀魂就快完所以無心情 (1082)

寫給一堆毒男既女朋友/伴侶們:

可能呢一兩日,你地會理解唔到點解你地條仔突然間唉聲嘆氣,有種不安又有種浮躁。想發脾氣但問佢地又唔係好想講。甚至連出動到無敵咒語:喂不如我地黎囉,佢地都竟然話無心情呀,第日先再算啦。呢種好似黎M既咁既感覺,過往可能從來你地都無見識過。無錯,所以我特地要寫篇文,話你地知點解。

因為,銀魂就快完。

下,你話唔拎係呀?銀魂就快連載完啫,駛唔駛世界末日呀?全職獵人再次休刊,都無咁嚴重啦。更何況既係,火影滾樣,死神都叫經經地典都完左啦,佢地都無事喎?點解銀魂反而會要呼天搶地?

因為銀魂係特別的。

坦白講,要用三言兩語,根本無辦法可以歸納到銀魂有幾好睇。但係睇過既就會知道,鍾意得銀魂既FANS,必然會係死忠。銀魂必然又會成為JUMP既名人堂中既其中一個經典。JUMP係講青春,熱血,友情,銀魂當然唔會例外,但係佢更多其他連載做唔到既元素,仲有好多好多,包括(但不止以下)。

惡搞笑到唔單止有腹肌甚至幾乎窒息而死。
描寫日常果陣和諧同淡淡既活潑小生意氣。
對世界政治既果種一矢中的嘲諷無比犀利。
長篇對鋪排既果種起承轉合同埋曲折離奇。
繪畫出每個人物特色有英氣有傻氣同傲氣。
明知濫發煽情都睇到心又喊又笑又悲又喜。。。

等等等等。。。

仲有太多太多。銀魂好多時候都係笑,但係笑中亦有淚,有令人激動人心既打鬥場面,亦都有千古不變既人生道理。銀魂咁多話寫落黎,包羅萬有,從現實生活,到動漫世界,都自有佢一番體會同反映,再三咀嚼之下,簡直就係一本二次元至三次元既維基百科全書。

毫無疑問,空知英秋,可以係集百家之大成底下不失個性同創造力,畫功亦從來未見有所退步或者偷懶(除左某幾話特殊需要外),如果富奸係天才中既天才,咁空知大猩猩一定就係鬼才中既鬼才!

每個人都會有佢鍾意既銀魂篇章。依家只係衷心咁希望,佢可以俾到一個圓圓滿滿既結局俾大家。令到大家由青年人變成成年人甚至暮年,呢十三年既歲月入面,都覺得自己追過銀魂,有佢、新八同埋神樂以至好多好多其他角色……陪伴住咁多起起跌跌,人生不枉。

『健他媽真的很有趣哎。』

(註:鍾意銀魂既女士們,可以自由將上款改成寫給一堆腐女既男朋友們,然後自行轉換性別即可。)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輔仁媒體】鵝鑾鼻燈塔:其實民政處個網都話曬俾大家知新來港人士住邊度多架啦? (277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9-23-%e4%b8%8b%e5%8d%885-50-29

其實要搵D新移民既統計數字出黎揚揚下,唔一定要用2011既數咁泥古架。上網GOOGLE左一陣,原,來,你,可,以,上民政事務署個網站!人地有講架,我都係照抄架渣:

『自一九九六年起,民政事務總署在人事登記處-九龍分處向申領身份證的抵港未足一年的十一歲及以上內地新來港人士進行統計調查,以找出他們的服務需求及現況。此外,入境事務處亦在羅湖邊境出入境管制站設有數據搜集機制向所有持單程通行證首次抵港的人士搜集他們的人口及社會特徵。

由二零零二年第三季起,兩個統計調查收集的資料結果經分析及整理後,會定期以季度報告的形式載列於一個報告內並分發給各有關的政府部門及非政府機構,協助他們在計劃新來港人士服務的時候掌握更多有用的資料。

最近幾期的報告已經載於此網頁上,供有興趣參考的人士瀏覽。』

大家都係統計數字,起碼有2016年第一季先啦!係入境處到再抽黎問,點都好過你統計處咁迂迴做SURVEY掛?睇落都有七成幾回應率,都可以呃得到下人喎?咁即刻去片睇下究竟2015年全年既新移民有咩主要既特徵同埋有咩需要啦。草草畫左幾張圖,觀察如下:

14390719_803500023086649_2389421170119385406_n

14370076_803500016419983_1220702673091142931_n

14440858_803500026419982_4242595134021257089_n

14449928_803500049753313_7581916254468623912_n

14462876_803500059753312_1679252448257207897_n

14354911_803500066419978_1593091022333704892_n

1。2015年有3萬幾人落左黎,當中大部份都係女性。至於肯接受訪問既人入面,佢地都好坦白咁講

2。佢地有接近7成人都話要人地幫

3。而叫佢地揀有咩想幫,最多(接近一半)話係要申請公屋

4。佢地有八成半既人會同屋企人一齊住

5。佢地有七成既人係同屋企人一齊租間屋

6。而至於間屋係咩屋,54%既人話係公屋。

(點解唔係零!!盤數一定有問題!!!!)

D數睇落好合理呀(我係凡人我係識睇呢D架渣),我真係唔知係咪有幾間公屋落左符可以突然間0%新移民咁盞。

某學者在一些所謂主流網媒發表文章,認為一些公屋不存在任何新移民居住,鬧出笑話。

其實,智商稍高的,即使沒有那些舊得幾乎發臭的所謂數據在手,也不難了解到現在香港的人口居住情況。

單程證配額每天一百五十個,即使沒有用盡,來港的新移民簡單去估算,一年就已經多達四萬至五萬多人,暴政實施了十數年,當中牽涉的人口已經接近一百萬。而別忘記,現在香港的總人口只有七百多萬而已。那麼多年,當中當然有很多流進流出,亦有可能是新移民受不了自己跑掉了的,不容易求得精確數字。但有十多二十個百分比,仍不足為奇。而稍有常識的亦知道,香港的樓宇數目,私樓一半,其餘的公屋居屋等是另外一半。那麼,新移民不住在公屋,難道住在難民營麼?

這不需要甚麼博士學位,只要一點點的common sense,加少許的邏輯和四則運算,已經不難得出以上的合理推斷。而有人竟然覺得數字是零,更即時呼天搶地,猶如中彩票般發現新大陸,奔走相告,不禁讓人懷疑他的智商,是否亦相當接近這個數字?這其實不太好笑。在香港經常發生這些事,亦已見怪不怪。難怪管數的財爺,看到經常顛倒是非黑白的粉人,也按捺不住,眉關一怒,嘴角微微向上一翹。我相信他當時無非想說:

Can you shut the fuck up?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陳雲:能否獨立是看國際形勢和權力鬥爭 而非人民意願 (960)


關於一個地方能否獨立的問題,不是看那個地方的人民的意願,而是看國際的形勢和權力鬥爭,這個政治現實,香港人必須知道。為什麼英國要將香港的主權移交中國?為什麼新任的美國駐港總領事一上任就宣布反對港獨,並且表態支持一國兩制?反而港共的中聯辦卻支持偽港獨的香港共青團取代老泛民?

三個現象結合起來,大家就可以看清楚香港的現實政治。

一、香港一旦獨立,必會引致中國的不安和焦躁,引致地區安全問題,這不是英美日的國際社會願意承擔的責任。沒人會犧牲自己的國家安全來保護香港。舉例,香港一旦獨立,就搞水塘興建、海水化淡、壓東江水的價,中國的反應,可以用特工搗毀香港的海水化淡廠,在香港水塘落毒。美國可以用情報力量來防衛香港嗎?又舉例說,香港獨立之後,要壓制人民幣、加強制約中國公司在香港集資,中國在焦躁之中,會對香港做什麼事?

二、港獨是一個對外開放的國際金融城市忽然變成對外限制多多的獨立主權國,而這個主權國會重新訂立各種對外關係。美國不支持港獨,是因為港獨引起的地區安全問題和勢力均衡問題,好似連鎖反應,難以預測,並不是美國願意承擔的風險,更不是美國的政治義務。

三、城邦派一旦進入議會而倡導永續基本法成功,建立香港本土政府,將強化目前的中港邦聯關係和中港經濟合作,這是北京中央樂見的,但美國不大願意見到的(當然美國也會樂見香港法治得到永久保證,市場持續開放而無奈接受)。但這卻是港共的地方勢力不願意見到的,因為中港邦聯關係一旦確立,中港政府之間可以坦誠對話,中聯辦就沒有它的角色。港共倒不如扶植偽港獨派取代老泛民的議席,令這些與中美慣性交易的老泛民退場,用幾個娃娃議員增強港共的地方勢力。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梁啟智:「起公屋都係俾晒新移民住」呢句嘢有幾真? (3205)


最近經常聽到有人話,香港地就算起公屋,都係俾晒新移民住,香港人冇份的。我同意好多人都有呢個印象,不過你知我做學問出身,點到要check下先安樂。大家都可以自己開中原地圖,揀「人口普查-房屋/遷居-五年前居於海外」,就可以睇到全香港各區的新移居人口分佈。

我呢度有張天水圍北新建公屋一帶的地圖,睇下「起公屋都係俾晒新移民住」呢句嘢有幾真。一睇之下,原來好多座樓都係 0% ,係去到天晴邨叫做有幾個數字,但都同所謂的「俾晒」有好遠距離。如果因為呢幾個%就以後都唔起公屋,咁另外九十幾%的本地人點算?順手提一提,呢條數係包晒新移民、外傭、外勞同埋留學生的。如果只計新移民,條數會再低少少。

(作者註:數據是 2011 年的,天晴邨入伙時間是 2008-2010 年)

點解會同大家印象差咁遠?呢個世界有樣嘢叫 cognitive bias ,例如我關心文化問題,咁我好自然一聽到普通話就會豎起隻耳仔,變相講廣東話的人在我面前係透明的,咁我就好易會覺得一街的人都係講普通話。

嗱嗱嗱,在帽子扣過來之前,我聲明:我絕對絕對認為香港的移民政策好有問題,有好多漏洞同唔公平,基本法二十四條一定要改,單程証資格一定要檢討,審批權一定要攞返,no question about that 。我也相信呃政府呢件事係存在的,also no question about that。

之不過,我都想大家無論做任何的抗爭的時候,推任何一個講法之前,都可以踏實少少。因為如果你個 central argument 可以一嘢就俾人 KO 的話,對成個抗爭可以是 counter productive 的。結論正確,但係論點論據錯晒,都係冇用架。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